在车上要了她嗜糖如命(H)

时间:2020-02-20 09:40来源:作者:点击:

导读:
扫描关注公众号

李香兰阻挡不及,脸蛋顿时泛起两抹诱人的红晕。

她眼波流转,语气却是透着无奈道:“小宝,这不是馒头,这……”

“这就是馒头!”陈小宝孩子气的跺着脚,耍赖道:“我不管,嫂子吃了我的馒头,我要吃回去!”

说着,他竟是猛的一把抱住李香兰,一低头就扑进了那两处柔软之中。

李香兰“啊”的叫了一声,一半是吓的,一半是喜的。

吓是因为陈小宝是她小叔子,他怎么能吃自己这个地方,喜自然是足足两年了,她那傲人之处,终于又有人光顾了。

“小……小宝,不要!”李香兰轻轻叫唤着。

陈小宝却是吃上了瘾,含糊不清道:“不管不管,我就要吃!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更加卖力,李香兰呼吸越来越急促,伴随着还有一两声似痛苦又似舒爽的低吟声。

天呐,这是她渴望了好长时间的感觉,终于又体会到了。

她双手按在陈小宝肩膀上,感受着男人身上结实的肌肉,还有那满鼻的男子汉气味,让她心里不禁浮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她拍了拍陈小宝的肩膀,柔声道:“小宝,先停一下,先停下来!”

陈小宝正吃的开心呢,听到李香兰的话,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,不知道嫂子想干什么。

但为了不让嫂子发火,他还是假装很听话的站了起来,舔了舔嘴角说:“嫂……嫂子,小宝,小宝还没吃饱呢!”

李香兰脸蛋一红,用衣服掩着胸口说:“小宝,嫂子身上有个地方有点痒,想抓一下,你在旁边等会儿可以吗?”

说话的同时,李香兰的纤纤玉指,已经忍不住抓了起来。

陈小宝抓了抓头发,装作乖巧的说:“好啊,等嫂子抓完了,我再来吃馒头。”

李香兰冲他甜甜一笑,而后直接把手伸进了……

随后,她那双漂亮的眼睛更是毫不避讳的落在陈小宝结实的肌肉上。

那跟蛮牛一样健壮的身躯,要是被用力抱住,一定会非常安心。

随后,李香兰目光在陈小宝身上游走,内心深处更是传来一阵难以抑制的渴望。

之前陈小宝在鱼塘里玩水时,她已经见识过了陈小宝的身子。

甚至她那过世的丈夫,和陈小宝相比也就跟个孩子一样。

要是能和陈小宝来一次的话,那种感觉绝对是让人终身难忘的。

李香兰心里偷偷想着,手上的动作也止不住加快,嘴里发出一串“咿咿呀呀”的声音。

陈小宝在一边已经看呆了。

他能猜到李香兰准备做啥,但没想到李香兰会这么肆无忌惮,一点都不控制自己的声音,这还真是把他当什么都不懂的傻子了呀。

不过他大概能明白李香兰心里的感受。

她实在寂寞太久了,他虽然是个男人,却还是她的小叔子,两人绝对没办法越过那条坎,不顾人伦做那种事情。

那不仅对不起已经过世的陈大宝,万一被村子里的人知道,两人更是要被人戳脊梁骨戳到死。

所以现在,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发泄身体的需求。

反正小叔子是个傻子,他又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,而且这附近又没其他人,任由她再怎么鼓捣,都不会被人发现。

眼下,她可以尽情的发泄自己。

但她千算万算,都算不到,陈小宝已然恢复了正常。

所以她靠在树上,媚眼如丝,脸蛋通红的诱人模样,已经快让陈小宝控制不住自己了。

“嫂子,你还没好吗?”

陈小宝吞咽了一口唾沫,呼吸灼热的问道。

李香兰娇喘吁吁的摇了摇头,说:“小宝,你再等一会儿,啊~嫂子……嫂子马上好了,啊……”

听到那诱人的声音,陈小宝忍不住上前一步,瓮里瓮声道:“嫂子,你那么难受,小宝……小宝心疼,要不,小宝来帮你抓一下吧?”

“不要,不要过来……”

李香兰吓了一跳,赶紧阻止了陈小宝的举动。

她只是想用这种方式满足自己的需求,并非真想踏出那一步,一旦走出那一步,那她就彻底堕落沉沦了。

“为什么!”

陈小宝佯装不解的问:“嫂子那么难受,小宝心疼,小宝要帮你!”

说着,陈小宝竟是不管不顾的朝李香兰走去。

“小宝,你……你别,你再过来嫂子生气了!”李香兰眼见陈小宝走到她的面前,急忙训斥起来。

陈小宝一脸委屈的站在原地,撅着嘴说:“小宝不过来,嫂子不要生气!”

看着陈小宝那委屈的表情,李香兰心里也过意不去。

毕竟她一边利用呆傻的小叔子,做这种不道德的事情,还一边训斥他。

这种心里的自责,却意外的给了她更多的刺激。

陈小宝还在那儿傻傻的看着,突然,他说:“嫂子……”

“又怎么了?”李香兰心里有些不耐。

连续好几次,她都快要到了,却又被陈小宝发出的声音给打断,那种感觉实在太难受了。

而陈小宝自然是故意这样做的。

他现在不傻,当然可以看出李香兰那种马上就要到的表情,可要是那么轻易就让李香兰满足了,那他不就没机会了吗?

所以每次李香兰快到的时候,他就故意说话打断对方。

“嫂……嫂子,你抓了那么久,还是痒,是不是没抓对地方啊?”陈小宝吃吃笑着,傻傻的问。

李香兰微微气喘,没明白小叔子话里的意思。

随后,陈小宝又说:“嫂子,要不你把衣服脱掉吧,这样看的清楚,就知道哪里痒了。”

一听到这句话,李香兰呼吸顿时变得急促,心里一种难耐的渴望奔涌而出,瞬间充斥了她的全身每一处。

要在小叔子面前把衣服脱掉吗?

李香兰心里在挣扎。

一边是那条迈向深渊的警戒线,一边是深入灵魂的刺激,这让李香兰心里无比纠结。

陈小宝看到这一幕,知道李香兰心里已经有想法了,但肯定还差点火候,所以他决定帮她一把。

毫无征兆的,陈小宝快步上前,扯住嫂子的裤边,使劲往下一拽。

李香兰只感觉下面一凉,紧跟着便发出一声尖叫!

“啊!小宝……小宝你怎么可以这样?!”她赶紧用手捂住关键地方,美眸怒瞪着陈小宝训斥道。

陈小宝被她一凶,脸上惊恐的表情半真半假。

假是因为他是个傻子,自然要装出惶恐的模样,真是他害怕李香兰被刺激到了,从今以后再也不对他好该怎么办?

李香兰当然没想到这些。

她看着陈小宝那惶恐的表情,心里咯噔一跳,暗道不好。

再怎么说,她这小叔子也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,会脱她裤子也只是因为关心她,又没有其它意思,她怎么能凶他呢?

于是她抿了抿嘴,笑说:“小宝,嫂子不是故意凶你的,其实……哎,算了,脱就脱了吧,反正这里也没别人。”

听到这话,陈小宝知道李香兰没生气了,就准备继续装疯卖傻。

“嫂子,那你还痒吗?”

李香兰微微一愣,心里的怒火消散后,之前被按压下去的想法又漫了出来。

她嗅着陈小宝身上的汗味,脑海里幻想着那些令人热血澎湃的画面。

这一刻,李香兰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了。

“痒……嫂子不止身子痒,心里也很痒。”

李香兰咬着唇瓣,一双眼睛水汪汪的,非常动人。

陈小宝挠了挠头,憨厚着笑道:“那嫂子继续抓吧,小宝在这里等你。”

说完,他便目不转睛的盯着李香兰美妙的身子,回味着刚才的味道,陈小宝感觉自己又口渴了。

李香兰被他看的心里仿佛烧起了一团火,浑身都燥热了起来。

而那诱惑力无穷的地方,更是毫无保留的呈现在陈小宝的眼中,让他气喘如牛,反应无比剧烈。

李香兰错愕的看着这一幕,心里却是渐渐明悟。

就算陈小宝是个傻子,但只要是个男人,看到她现在的样子,恐怕都会有本能的生理反应吧。

她虽然是农村的,可她在嫁给大宝以前也去过大城市,见识过城市里的女人。

她清楚她的容貌,就算和城里那些精心装扮的女人比,都有过之而无不及,所以陈小宝会有这样的反应,也很正常。

“小宝,你怎么了?”

这时,李香兰看到陈小宝在那儿皱着眉头,抓耳挠腮,似乎很难受的样子,忍不住问道。

“嫂子,小宝难受,小宝很热!”陈小宝撅着嘴,十分委屈的说着。

“小宝,你哪里难受?”李香兰舔了舔嘴唇,眼眸一眨不眨的看着陈小宝问。

“这儿,这儿最难受!”

陈小宝先是在浑身上下抓了几下,一脸不耐烦的说道。

“嫂子,我这里,又热又痒,是不是你传染我了?”陈小宝傻里傻气的问。

李香兰咬着唇瓣,娇喘吁吁,目光迷离道:“嫂子……嫂子不知道,要不,要不你把衣服脱了看看?”

一说出这话,她心里就后悔了。

天呐,她就算再想要,也不能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啊。

还好小叔子不懂这些,不然她就真的没脸做人了!

正当她准备收回刚才的话,不想一错再错下去时,陈小宝已经做出反应了。

他根本不会给嫂子反悔的机会。

几乎是李香兰刚把话说出来,陈小宝就非常麻利的脱下衣服,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中。

那一瞬间,李香兰眼睛瞪得老大,连手上的动作都忍不住停了下来。

就算她在以前,不经意见看过她这小叔子的身子。

可那都是离了好远不经意瞥了眼,而且为了避嫌,她都是立即转过头,不敢再看。

所以她虽然对陈小宝有个大概的估量,但也是连蒙带猜的。

可是这一次,她是在离的那么近的情况下,看到了她那内心渴望的画面。

这一刻,李香兰感觉心里的火大到快要冒出来了。

她发觉她的双手,竟不受她控制的,朝陈小宝的伸了过去……

陈小宝顺势握住嫂子的手,用力朝自己胸口按去,在上身轻轻摩擦着。

李香兰终于清醒过来了,她想抽回手,可是被陈小宝用力握住,她根本抽不出来。

更何况,她内心深处其实是渴望这种接触的。

时隔两年,她终于再次触摸到了男人的身体。

只不过,这个被她触摸,给予她满足的男人,竟然是她的小叔子,她丈夫的弟弟。

这种不伦的感觉,让她恨不得扭头跑开,但心里的感觉,还有燥热的温度,让她实在不忍松开手。

“小宝,舒服吗?”

李香兰脸蛋红地跟煮熟的龙虾一样,忍不住问道。

陈小宝一脸享受的表情,此时也是点头道:“嫂子,小宝很舒服,可是还不够,小宝身上还是很热。”

说着,好不给李香兰反应的时间,他就三下五除二的脱光了身上的衣服。

李香兰惊呼一声,不仅因为陈小宝大胆的举动,更是因为他全身上下那鼓胀的肌肉。

这么健壮的身躯,就算是电视上那些健身教练都比不过吧。

如果能和这样的男人来一次,那种感觉绝对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。

李香兰心里痴痴的想着,连目光都变得迷离起来。

“嫂子,这样好凉快呀,你也把衣服脱了吧?”

陈小宝看李香兰在发呆,明白李香兰心里的火还不够旺。

他必须往里面添些柴,让李香兰控制不住,这样他才有机会得到这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女人。

正好眼下,他在李香兰眼中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。

所以这是前所未有的好机会,他必须好好把握。

如果让李香兰知道他已经恢复正常,先不说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一亲芳泽,恐怕嫂子都要和他彻底一刀两断了。

李香兰听到这话,却是犹豫了。

是啊,既然小叔子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,那她这么故作矜持到底给谁看?

可是如果跨出了这一步,那她的底线还能不能守住,就真的成未知数了。

不知不觉中,李香兰又陷入了纠结的地步。

陈小宝见状,心里暗道一声不好。

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,他不能这么功亏一篑啊。

于是他眼珠子一转,突然在自己屁股上用力拍了一巴掌,而后嘴里发出一声大叫,身子也往前猛的一窜,贴在了李香兰身上。

“啊!”

李香兰神情变得无比媚然,脸蛋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。

她靠在树上干,双手搂着陈小宝的粗腰,喘气道:“小宝,小宝你干什么呀?”

陈小宝嘿嘿傻笑,挠头说:“嫂子,刚,刚才有东西蛰了下我的屁股,我没撞疼你吧?我现在就退开。”

说着,陈小宝就准备往后退。

“别,别离开,小宝!”

就在陈小宝准备后退时,李香兰那颤抖的嗓音传了过来。

“怎么了?”陈小宝知道李香兰已经动情了,但他还是装作不明白的样子问道。

“嫂子,嫂子也很难受,小宝你愿意帮嫂子吗?”
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
热门标签

在车上 她嗜 糖如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织毛衣母婴信息网撤稿流程 版权所有

xml地图网站地图声明: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 邮箱:modamemoyxj86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