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在老总办公室玩.不顾她的疼痛撕裂了

时间:2020-02-15 01:02来源:作者:点击:

导读:
扫描关注公众号

当她弯腰的一瞬间,林经理刚好抓住了燕姐胸前那一抹春光。

好丰满!

浑圆挺拔!

以前怎么没有注意到陈秋燕还有这样的资本。

林经理眼神里冒出了绿光。

“林经理?”

燕姐看到林经理发呆,再一次出声提醒道。

“啊!别那么客气了,看看你的小脸蛋都受伤了,我快要心疼死了。”

林经理抓住了燕姐的手,心疼的说道。

他一改刚才的话锋,燕姐诧异起来。

燕姐也注意到了林经理侵略的目光,只不过刚才人家毕竟救了自己,也就没有多说什么。

几个人回到了天上人间的包厢里。

菲菲姐正在给燕姐脸上擦药水,林经理则是去安排了还在办公室等待他的小情人。

我则是尴尬坐在一旁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?

毕竟我刚才威胁了林经理,明天肯定要被开除的。

说实话我还是有些不舍的,毕竟这是自己第一份工作,认识了燕姐和菲菲姐两个漂亮女孩子,工作还很轻松。

燕姐擦好了药水之后,拉住我的手说道:“阿伟,姐都知道,今天多亏了你,要不然姐真的就完了。”

“姐,你可千万别这么说,这一切都是林经理帮的忙。”我急忙摆手笑道。

“你当姐是傻子吗?姐在这里干了一年了,林经理是啥人,姐能不知道?”燕姐淡淡的说道。“今天他能够出来,一定是你这个小子用了什么手段,你是姐的救命恩人。”

燕姐一脸真挚的看着我,弄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“姐,你千万别这么说,你是我的小姨的闺蜜,又是你介绍我来到这里工作,我感谢你还来不及!”我笑道。

“哎,你来这里,姐不但没有照顾到你,反而受到你的帮助,惭愧呀!”燕姐无奈的说道。

“姐,我只是有一件事情不明白,那些人为什么会盯上你呀?他们看起来可不是好人。”我疑惑的问道。

“哎……”

燕姐沉重叹了一口气。

菲菲姐急忙拉住了我,摇了摇头。

我看到燕姐失落的样子,心里有些难受。

可是我又无能为力。

十万块钱,毕竟不是小数目,对于刚刚踏入社会的我,无疑是天文数字。

燕姐起身离开了包厢。

只剩下我和菲菲姐。

“菲菲姐,燕姐她到底怎么了?”我疑惑的问道。

“阿伟,这件事情我偷偷告诉你,燕姐的男朋友跑路了。”菲菲姐精致的脸蛋上,露出一阵苦笑。

这件事情听上去怎么那么不可思议呢!

明明今天晚上,燕姐还在和那个男人欢好了呀。

怎么人,说不见就不见了。

“那十万块钱是怎么回事?”

我担心的问道。

“那十万块钱也被那个男人卷跑了,原本今晚燕姐已经准备好了十万块钱给给那个雷老虎,可是后来这个男人软磨硬泡把那十万块钱拿走了,人就消失不见了。”

菲菲姐也是气恼那个男人,同时也感觉燕姐太傻了。

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我牵挂的说道。

“你别担心了,这件事情燕姐会解决的。”菲菲姐双手抱着我说道。“你这个小傻瓜。”

“你才是一个小傻瓜,今天要不是我来的及时的话,后果不敢想象。”我碰了一下她的鼻子笑道。

“所以姐姐现在要奖励你呀!”

她的双手抱住了我,眼神迷离看着我。

然后来了一个华丽的转身,主动抱住我献吻。

标准的法式舌吻,足足亲了十几秒钟,她才恋恋不舍的分开。

“嘻嘻,喜欢吗?这是姐姐奖励给你。”菲菲姐脸上露出笑容。

我当然喜欢了,而且还是非常的喜欢。

“我还要。”

我抱住她的腰,还没有等她来得及反应,直接亲吻她性感的小嘴。

呜呜……

娇滴滴的声音。

充满了诱惑力。

听在我的耳朵里,感觉爽极了。

渐渐地。

我和她的之间的情绪达到了顶点。

我把包厢里的灯关掉了。

黑夜里,我更加大胆。

因为这时候,没有人能够看见我。

我趁着菲菲姐诧异的时候,双手直接抱住了她,撕开了她的衣服。

菲菲姐经验十分丰富,配合着我的演出。

我把她压在沙发上。

她身上的裙子,很快被我掀开了。

呜呜……

我喘着沉重的气息打在她的脸上。

她精致的小脸,出现了一片红晕。

“阿伟,别这样……”

菲菲姐,羞涩的转过头去。

“菲菲姐,我想要你……”

黑夜里,我仗着胆子把心里话说了出来。

她没有说话。

我当她默许了。

我右手撕开了身上的衬衣。

她全身情不自禁颤抖了一下。

正当我打算进一步的时候,菲菲姐闭上了眼睛。

我借着黑夜,胆子逐渐变大了。

我的手悄悄攀爬到了她的双腿之间。

咚咚……

包厢的门被打开了。

“菲菲,你们怎么把灯关上了。”

燕姐的声音突然传来,吓得我急忙离开了菲菲姐身体上。

咔!

灯光打开了。

我还没有来得及起身,燕姐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们二人。

“你们……”

燕姐右手指着我们,随即笑道。“不好意思打扰了。”

燕姐转身离去。

我尴尬的看着菲菲姐。

菲菲姐也不好意思看着我。

她起身拉着我的手。

“这么晚了,我们去吃饭吧。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等待菲菲姐换好了一身衣服之后,我来到了一家名为《食为仙》饭店。

分别点了土豆鸡肉,烧腊茄子,以及红烧豆腐三道家常菜。

大概等了十分钟之后,菜都上齐了。

色香味俱全,我和菲菲姐食欲大开。

菲菲姐目光定在这几道菜上,笑道:“好吃极了,阿伟,你也多吃一点。”

我们两人都要了一些酒水。

菲菲姐举杯笑道:“阿伟,我敬你。”

我和她轻轻碰杯。

随即,分别沉浸在各自的美食里。

吃过饭之后,已经是晚上三点多了。

这个时间,小姨肯定是睡着了。

我不想回家打扰她睡觉。

打算回到天上人间的包厢里,对付一夜。

我将菲菲姐送到宿舍楼下,刚要转身离去。

菲菲姐拉住了我的手说道:“不上去喝杯茶?”

喝茶?

这么晚了,还喝茶。

我看到菲菲姐眼神明白了她的意思,点了点头。

楼梯里,我和她面对面。

在这个单独的空间里,只有我和她二人。

目光对视。

菲菲姐精致的脸蛋又变得红晕起来。

于是她躲在一旁,美目翻转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到了6楼,来到了卧室的门口。

菲菲姐刚要拿出钥匙打开了门。

看到菲菲姐那性感的臀部,我在控制不住了心中那股欲望。

直接将菲菲姐抱在怀里。

推开了门。

我们一拥而入。

“阿伟,打开灯吧,我怕黑。”

菲菲姐,羞涩的说道。

我点了点头,打开了灯光。

在昏暗的灯光下,看着她精致的脸蛋。

我有些发呆。

菲菲姐,再一次双手挽住我的脖子,亲吻我。

我双手托住她的美臀,将她抱了起来。

亲吻在一起。

我将她抱在床上,脱光了她衣服。

房间里,柔和的灯光,绝色的美人。

尼曼着浪漫和暧昧的味道。

“菲菲姐,你真的好漂亮。”

我望着菲菲姐那张精致的脸蛋,拉着她的小手说道。

菲菲姐脸上浮现了淡淡的红晕,就像是擦过胭脂一般,娇滴滴的惹人怜爱。

我心动不已。

被菲菲姐,那暧昧的眼神,秒杀了。

浑身就像是吃点一般,酥麻起来。

根本忍受不了。

我直接扑到了她的身上。

菲菲姐,直接双手捂着胸,说道:“先别着急,我去洗澡。”

“好吧,快去。”

我起身催促的说道。

不知道了过久,我躺在床上快要睡着了。

咔嚓!

浴室的门被推开了。

我顺着声音瞧去。

只见菲菲姐裹着一件浴巾,一头乌黑的头发顺着香肩披下,上面还有一层污水。

倾国倾城呀!

修长的双腿,白嫩的皮肤。

尤其是那睡衣之间,那隐隐约约可见的风景,可爱极了。

我看呆了。

菲菲姐羞涩的看着我。

我再也控制不住了,直接扑了上去……

这一夜很慢,却又很漫长。

我沉沦在温柔乡里。

清晨,太阳刚刚升起,我就已经完全醒了。

以往这个时候,我还在做春梦。

不过现在全身充满了爽感。

看到旁边睡梦中的菲菲姐,那张精致的脸蛋,还有一抹潮红。

我心里感叹,菲菲姐还真是一个妙人。

我买好了早餐,留下了字条转身离去。

当我离开的时候,床上的菲菲姐已经醒来了,只是她没有打扰我,看到我所做这一切,她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傻瓜。”

我急忙打车回去,小姨还在家里等着。

昨天小姨脚受伤了,做早餐肯定不方便。

我买好了早餐,回到小姨家里。

刚要敲门,就听到房间里一阵争吵声音。

“你还有脸回来?你现在回来干什么?你不是和你那个小情人,在外面过日子吗?”小姨声嘶力竭的喊道。

“这里是我的家,我愿意回来就回来。”一个男生的声音传来。

小姨夫?

他回来了。

“你还有脸说这里是你家?你给我滚,滚回去跟你那情人过去。”小姨大声的喊道。

“李雨涵,老子给你脸是不?要不看在你生孩子的份上,老子早就把你赶出去了。”

“杨树林你这个王八蛋,你不是人,我辛辛苦苦持家待你,居然就换来你这样的回报,离婚,我们离婚。”

“离婚就离婚,带着孩子,还有你那病怏怏的外甥,都给我滚。”

“让我滚?这个房子有我的一半,你凭什么让我走?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。”

“李雨涵,既然你说这房子有你的一半,那好今天你给我二十万,这房子我就不要了。”

“什么二十万?呵呵,你做梦,一分钱都没有,杨树林,你要是再不滚的话,我现在就报警。”

“臭婊子,你敢?”

“啪!”

一道巴掌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。

我脸色骤变急忙推开了门,一下子推倒了杨树林。

“小姨,你没事吧!”

我急忙拉着小姨,捂住她的脸。

“阿伟,你让这个混蛋,滚。”

小姨大声的喊道。

她现在对这个混蛋不抱任何希望了,多年的夫妻的感情,早就烟消云散了,剩下的结果,无非就是离婚。

我来到杨树林面前,“请你离开,这里不欢迎你。”

“哎呦喂,没有想到你这个废物,居然好了,呵呵,臭小子,我白养了你那么多年了,居然敢开口让我滚。”

说完,他就要动手打我。

但是我灵巧躲了过去,直接拿起桌子上的瓶子抵在他的脑袋上。

“你要是在不滚的话,我就打破你的脑袋。”

“臭小子,你胆子废了是吧!你打呀,有胆子你打呀……”

他一步一步向我靠近,马上就要靠近了小姨身边。

我情节之下,用力将瓶子砸在了他的脑袋上。

咔嚓一声。

瓶子应声而碎。

“啊……”

杨树林痛苦大叫了一声,然后捂住自己的脑袋。

“小子,你够狠,你给我等着,我不会放过你这个小子。”

杨树林说完,转身离去。

我急忙来到了小姨的身边,牵挂的说道:“小姨,你没事吧!”

小姨摇了摇头,眼睛都哭肿了。

“阿伟,小姨的命好苦呀,我怎么能够碰到这样的混蛋。”
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
热门标签

办公室 她的 撕裂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织毛衣母婴信息网撤稿流程 版权所有

xml地图网站地图声明: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 邮箱:modamemoyxj86@163.com